荆门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都說一見楊過誤終身豈知一見郭襄竟能誤百年

发布时间:2019-11-09 05:04:15 编辑:笔名

都说一见杨过误终身,岂知一见郭襄竟能误百年

郭襄如果当年没有遇到杨过,也许就没有后来的峨眉若没有那次风陵夜话,也就没有后来的万兽山初见,没有万兽山的初见,也就没有后来的雪夜捉灵狐;没有雪夜灵狐,也就没有英雄大会的那一夜烟花,没有那一夜烟花,也就没有后来绝情谷一跃,没有绝情谷的一跃,也就没有华山之巅的诀别,诚然也没有天涯思君终身不忘郭襄骑着青驴只身漫游于名山大川,原是想排遣忧思,却发现漂泊的心仍旧无处可依刻凿在终南山石碑上的字,年深月久之后痕迹愈来愈淡,但刻在郭襄心上的,却是时日越久反而越加清晰酒入愁肠固然愁上加愁,而名山独游,也是愁闷徒增

这三年来到处寻寻觅觅,始终落得个冷冷清清终南山古墓长闭,万花坳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凝月冥冥其实便是找到了他还不是重添相思,徒增烦恼?但明知那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却又不能不想,不能不找 这是金书中最让我看着心酸的片段之一,没有萧峰自尽的悲痛万分,也没有灵素早殇的肝肠寸断,只是一种深切的伤感,却又让人哭不出来我不知道郭襄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才开始一生徒劳又清苦的追寻或许到后来她寻的已不是人,而是一种情怀,一种毕生难以企及的梦杨过摘除面具之前郭襄并不知道他长得如何,她之所以恋上杨过,不是因为外貌清俊这些浅薄的东西 她仰慕的是杨过行侠仗义、济世为怀的仁者风范,现在的读者对此多有误解由此可见虽然人人怜惜襄儿,却甚少有人看透她的精神境界,想必她心里也抱着知音难觅的遗憾琴瑟和鸣是一种爱情理想,古来像司马相如卓文君的故事听了一车,像郭襄一样闺中少女应均有所感在经由少室山时,郭襄似乎遇到了这种境界的爱情,这又好像是上天对于她孑然一身的同情,却糊里糊涂地错过了

苍峦滴翠,云烟茫茫;红日溢血,奇石兀立;钟罄琴音,空谷传响 那是昆仑三胜何足道正高山抚琴这位何足道之风趣自谦在此绰号中展露无疑,可能还有几分兴味阑珊的自嘲之意他身着白衣,样貌清雅,满腹才华却曲高和寡,以至于划地为局,独自对弈郭襄生于战火纷飞之中,平生际遇堪称一绝,奔忙俗务的时候多,于诗词琴曲恐怕见解不深而这位颇为清高琴中高手何足道居然乐意与郭襄切磋琴艺,畅谈曲词,这一点颇值得玩味郭襄的豪爽大气,为人和善恐怕才是吸引这位异人的原因,从此如郭襄之遇杨过一般眷恋难舍,为这个少女谱了一首新曲以表心意可惜郭襄痴恋杨过志不在此,何足道也只好带着朦胧的情愫回到昆仑,幸而赠曲之事已成,否则更要引以为恨了吧张君宝原是觉远身边的小和尚,无意间练成功夫却又被诬陷偷学而被逐出师门郭襄是伤心人无疑,但见到张君宝罹此大难,暂时搁置下了天涯思君的追寻,倾全力帮扶他她把金丝镯送给张君宝要他去襄阳找靖蓉夫妇,教导他要有独立的人格,尚不忘提醒他自己有个蛮横难相处的姐姐,郭襄的热忱和善心真正秉承了郭家一脉相承的侠义情怀这个大他几岁的姐姐在小和尚的一生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鞭策着他开创与兴盛了武当派,从此成为一代宗师

郭襄因为情伤遁入空门,看似不幸,却又不能片面看待?正是因为杨过,郭襄性格里潜伏的叛逆和不羁才得以表现出来;正是因为杨过,郭襄开始了她天涯思君的追寻十数年的翻山越岭和世事见闻也成为了郭襄开门立派的经验基础每一次的经历其实都在磨砺和完善一个人的性格,相信郭襄在开创峨嵋后的心境开阔通达,又与少女情怀有了云泥之别郭襄心灰意冷流浪四方,张君宝也因为对郭襄如同郭襄追逐杨过的感情,不再眷恋俗世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误百年,当道士反而成就了他的辉煌的一生 所以误百年并非贬义,只是感情从牵恋到释然的一种表达方式谁误了谁的一生还是成就了他的一生,本来就是辩证看待的如果说古人是 国家不幸诗家幸 ,那么张老道就是 爱情不幸武当幸 了这一切错杂在一起,好像互相影响互相牵制,说不清道不明

更何况,张三丰后来既然创出了太极,多年的修习想必使他更加超然脱俗,早已想明白自己与小东邪只是旧时儿女罢了那淡淡的情愫就像与人比武,对手的招数被他融化在太极的玄妙中,虽有感触,却不会因此悲痛郭襄的际遇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种理解,所以说金老笔法独到,把伤感和美感发挥到了极致像是舒婷的朦胧诗,不能说开,要朦朦胧胧才有韵味呢我虽然不是君襄派的,当看到他珍藏铁罗汉百年之久,还是感动到不行说到底,襄儿和君宝都是痴情人啊总有人说单恋即苦,其实不尽然,或许在人物内心深处也有别样的滋味吧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